用户名: 密 码: 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?
注册帐号 在线排版 加入收藏 网站导航 TAG标签
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辉坛文学网-有奖征文,原创文学网征文
心情说说
  • 思源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元苑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恩宇 说:呵呵!!!
  • 寒千古 说:【西江月】 入月仲秋兴庆,玉盘静注吾窗。借芒明月夜!!!
  • 清香荷韵 说:大家好,我是清香荷韵!!!!
  • 胸无识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胸无识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素手挽青丝 说:你的衣角是我留不住的忧伤!!!
  • 丹心汗青 说:我说,我想回来,还回的来吗?!!!
  • 袋鼠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
【原创小说首发】:绝处逢生

时间:2017-10-26 11:49来源:辉坛-原创文学网 作者:沙金 点击: 次 -[收藏本文]



【小说】
 
绝处逢生
 
沙金
 
星期五又到了!
 
对柯莲笙来说,近段时期的星期五,简直就是黑色凶日子!
 
柯莲笙上完下午第三节课,心里不停地默念着:但愿信用社的人今天别来哦,但愿信用社的人今天别来哟……
 
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 
信用社的主任和会计、出纳,一行三人,就好像等在校门外似的,下课铃声刚响过,就来到了教学楼外的操场里,把柯莲生堵在了教学楼梯外的走道上。
 
信用社主任是个凹眼瘦脸的四十开外的男子,脸上虽然带着微笑,说话那口气,却怎么听都有点儿黄世仁的腔调儿:“柯老师,你的贷款啥时候才还啊?你可真把我害苦了呢,我一接手这个主任,就遇上了你这个贷了款没钱还的客户,联社领导就差撤我的职了!还不了本金,利息总该给吧?你拖得掉吗?我们每个星期五都骑车跑几十里来追债,按理,你还该再加算点儿跑路费呢。说,今天还多少?”
 
信用社主任一行人堵住柯莲笙这一问,立即围上来黑压压的一群老师学生,柯莲生感到万分尴尬,颜面尽丢,原本白黄得无一丝血色的瘦脸,一下子红得像公鸡冠子,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,连忙说:“我的大主任啊,拜托您几位到我寝室坐下说吧,行吗?”
 
信用社主任说:“为了你的贷款,反正早就把我们的腿都跑细了,就不劳你再搬凳子坐了,快说,今天还多少?”
 
柯莲笙请不动他们,就拉着信用社主任的手说:“那这样,我们到操场边上去说,总可以吧?您看,这儿这么多老师学生,不太方便吧?”
 
“那好吧,”信用社主任看一眼围观的人群,就同意了,叫上同事,“走,我们就到边上去说。”
 
他们这一行人到了操场边上,围观的老师学生不好再跟来看热闹了,就都奔食堂去了。
 
柯莲笙央求说:“求求主任会计,开开恩,今天实在是没有办法还呀,我都三个月没发工资了,就算发了,不吃不喝也不够利息呢,再等等吧?”
 
信用社主任两眼露出了狠光,正要开口,却被会计打断了已到口边的话。
 
会计是个女孩子,曾经是柯莲笙的初中学生,她在柯莲笙家所在乡信用社工作好些年了,知道柯莲笙是因家境极其贫困,凭着与前任信用社主任的私人关系,才累计贷到了那么多款的,也知道现任信用社主任刚接手工作,就遇到联社要求收紧放贷,不得不到处催收以往的贷款,也很为难的。她见主任要上火了,不忍昔日的老师太过难堪,就抢过话头,客气地说:“柯老师,您知道,我们也是没办法,信用联社的领导催得紧哩,我们晓得您的情况具体,所以每次来,都是只催您给利息,还没逼着您还本金呢,您看,先多少给一些利息吧,也显示我们主任的工作有了成效嘛,我们也有个交代呀,柯老师,怎么样?”
 
这话虽然说得入情入理,可柯莲笙听得心里早已如油煎火燎了!
 
柯莲笙一个教中学的,做啥会落到信用社每周五下午都来校催还贷款的境地呢?
 
柯莲笙已经四十大几了,老婆孩子都在农村,父亲是旧社会过来的人,从年轻时起就好吃懒做,打牌赌博,赢了钱自己吃馆子,输了钱就向柯莲笙要,要不到就偷家里的粮食、鸡鸭卖,多年来一直都这样。而生产队口粮分配本来就低,加上摊上了这么个败家子老爸,全家就一直困窘得吃不上饱饭。包产到户后,刚过了两三年松活一点儿的日子,但自从推行“价格双轨制”开始,物价飞速上涨,工资虽也见涨,却涨幅却远远跟不上物价,而老爸不做地里家里的活儿不说,还要时常要钱,偷家里的东西去卖,妻子就累死也撑不起来这个家,家里就缺劳力,包产地反而成了负担,不种吧,没饭吃,种着吧,种子、肥料、农药、化肥、水、请帮工,这些开支让人头痛,日子就一天天难熬起来。紧接着,自解放以来一直由县财政直接拨付的教育经费,一下子当包袱甩给了各乡镇财政,于是工资就不能按国家政策发全了,而且常被拖欠。乡财政没有出钱的路子,就只能每年靠收两季“双提款”,因此教师的工资有时竟至于拖欠半年之久,到发工资时,扣除平日借支和名目繁多的基建摊派(强行“借”了不还的借款)后,要么所剩无几,要么竟是负数!就连夫妻都在教书的双职工都难承受了,何况柯莲笙这类家在农村的单职工呢?更何况柯莲笙这个家有漏斗不断漏财的怪异家庭呢?
 
柯莲笙在学校的工资越领越少,可家里负担却越来越重。
 
乡一级吃皇粮的人,虽然干部编制重复臃肿,但教师更是人数众多,成了乡财政的特大包袱,乡财政就只好年年提高双提款标准,弄得没有来钱门路的农民,每人每年要交好几百元“双提款”。柯莲笙在农村的家里有四口人,“双提款”加上层出不穷的基建摊派,每年要交两千多元出去。偏偏在柯莲生进得少出得多的年月,两个孩子又到用钱时候了,一个即将读高中,一个快升大学了!以前,母亲还有点儿微薄的退休费补贴一下家里,却不胜病痛早早仙逝了,而父亲除了不良嗜好,还一直患有胃病,偏偏这两年加重了,一检查,竟是胃癌的中晚期,每天都要吃几十百来元的药,才能止痛吊命!其他开支,只要一家人还能活下去,没钱用就硬撑一下,可父亲每天吃药吊命,那可是一天都不能停啊!这就逼得柯莲笙通过学生家长的关系,不间断地贷款。
 
没钱用,总得想办法,老靠贷款维持生计,行得通吗?柯莲笙就想,既教着书,又搞点第二职业。
 
为了增加点儿收入,摆脱困境,顺利供子女读书,柯莲笙做了一系列前期准备后,心一横,托关系贷了整两万元,与县城里的一个朋友合伙,在县城做生意。到这时,他的贷款,本金总额已经六万了!
 
他本人不能丢下工作去打理生意啊,就商定,由朋友一人去打理生意。但不到三个月,朋友说,生意亏了!怀疑朋友有鬼吧,那年确实是一过中秋节,县城不知怎的,一下子就萧条得大街上都难看到几个行人了,不仅仅是自己的生意,县城里倒闭了好些各类生意呢,怎好怪朋友呢?虽然贷款总额不过区区六万元,但他就算能按时足额领取工资,这百分之十七点八的利率,也让他每月不吃不喝,分文不用,都不够还当月的利息啊!
 
唉——,往后怎么活下去哟!
 
所以,自信用社换了主任后,柯莲笙每周五下午都要被讨债的来校催付利息。
 
因补课,要隔一周,柯莲笙周末才能回次家。柯莲笙每次回家,都得面对父亲买药、子女拿生活费、家里零花开支、种地的化肥农药这些开支,还要帮着妻子干地里的活儿……弄得他很久都吃不成一回肉,皮包骨的白黄脸上,好久都没有过一丝微笑了。
 
看着站在对面的信用社主任那副让他老是联想到黄世仁的嘴脸,柯莲笙这才深感后悔,早在四五年前,也就是一九九一、一九九二年时,没有听一些朋友的劝告!
 
原来,柯莲笙青少年时,自学了一手精巧的木工手艺。后来顶母亲的班,当了小学教师。因没进过科班读师范,在学校里总觉得低人一等,就发愤自修,竟成了首批自修大学的毕业生。于是,一心要在教育事业中干点儿成绩出来,工作总是勤奋克己,兢兢业业,不几年就被安排到初中部任教。在本乡教了几年初中,又被选调到了区单设中学任教。连连受到提拔,自然就更是卖命地工作了。到九一、九二年时,教师已经开始被当地社会各界看不起了,柯莲笙也越来越感到不能承受生活和家庭的负担之重,就有朋友劝他说:“柯老师,你一手好木工手艺,还教啥子书嘛,到深圳去打工吧,少说也要挣两千元一个月呀!”两千元?对教书匠来说,简直就是天文数字!可是,柯莲笙根本就听不进,而且心里还很反感。再有朋友劝他下海,他就不给好脸色看,后来也就没人再劝他了。唉,那时若听朋友劝,去了深圳,也许就不会拉这一屁股债了,后悔呀,真是太后悔了!
 
“呃呃——,柯老师,柯老师,你发啥子呆哟?快说哦,今天能还多少利息?”信用社主任见柯莲笙双目走神,一脸木然,又见夕阳都快落到山顶上了,几个人还要骑自行车回去呢,就大声叫道。
 
柯莲笙从后悔中反过神来:“哦,哦,主任,今天我兜里就几十元钱,咋个还呀?”
 
信用社主任两眼又冒出了火:“你连本带息,都已经快七万了,你再不还,越滚越多,那我们就只有拆你家的房子了!说啊,欠这么多钱,你每月的工资奖金加起来不到四百,究竟咋个办?”
 
柯莲生急红了眼,正要说“要钱没有,要命有一条”这样的横话,突然想到,有个学生家长,叫杨宪平,在海州某家具厂开车,前不久托人给柯莲生带过一封信,说是如果去海州,他可以向老板介绍,进了厂,怎么也要挣个一两千一月,像你柯老师这样有文化,以后挣三五千一月也未可知。柯连笙看信当时,并没往心里去,这时被信用社的人这一顿逼,联想到一家人多年来的悲惨境况,猛然把心一横,斩钉切铁地说:“各位,多亏您们这段时间跑这么多趟来催债!我也不是赖账之人,但这教书,我不说你们也清楚,是不可能还清欠债的利息的!这样,到今天为止,你们已经给我逼出了一条出路,以后就不要每周五都来催我了——我决心下海去打工,保证两到三年内,连本带息,全部还清,你们放心回去吧!”
 
柯连笙这番斩丁切铁的话一说出,倒把信用社主任弄懵了,愣了一下,才说:“你真要丢掉公办教师的饭碗,去下海打工?”
 
“不丢哪门办?难道每周都让你们跑空路吗?你们越跑得久,我的债就越背得多呢!何况我一家老小还正等着用钱呢!逼到这一步了,只有下海,才能还清你们的账!人总不能被尿逼死吧,我已经下定决心了,你们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回去吧!”
 
信用社主任见今天肯定是收不到半分钱了,听柯莲笙这一说,也觉得只有这样,才能收回贷款,就说:“那好吧,不过,丑话说在前头哈,你挣了钱,就分期还,如果出去了就想赖账,走到天边也要找到你,再说,跑了和尚也跑不了庙!”说完叫上同事,三个人气冲冲地走了。
 
柯莲笙既已下定决心,就无心安排晚自习课了,回到寝室,匆匆煮了碗缺油少调料的面条吃了,来到教室里,胡乱给学生布置了点儿晚自习作业,就回寝室写好两份报告:一份申请留职停薪的报告,一份辞职报告,他打算先申请留职停薪,不行就申请辞职。
 
好说歹说,学校暂时同意了留职停薪,并签了一份留职停薪协议。协议规定,柯莲笙不领工资,每年还要给学校上缴一千元勤工俭学费。
 
接下来,柯莲笙要做一系列事:和海州的学生家长杨宪平取得联系,八方求助准备路费,安顿家中、特别是老爸吃药的事项,委托子女就读学校的领导和老师,关照子女的读书和生活……
 
人生到了转折点,就像祸不单行一样,有时好事也能成双。
 
就在柯莲笙处理好了学校事项和寝室物品,刚回到家里,准备处理出发前的那些事情时,他那个曾合伙做生意亏了的朋友,竟专程来到他家,劝他下海来了!
 
他这朋友叫张辉朋,原本在县百货公司工作的,百货公司解体后,和柯莲笙合伙做生意,不期遇到县里经济衰败,生意倒闭了,后来去帮他的舅舅。这次他舅舅企业扩展规模,正在到处招人,他就想到了朋友柯莲笙经济窘迫,就先给他舅舅说好了,这才来动员柯莲笙的。
 
歌里都唱“朋友来了有好酒”,可柯莲笙实在没法招待朋友,只能叫妻子到自留地去扯点儿波菜,煮碗面条,就算招待朋友了。
 
妻子忙活去了,柯莲笙给朋友沏上茶,问:“张老弟,今天啥子风把你给吹来了?”
 
张辉朋说:“柯老哥子,现在啥时代了,你还不下海,更待何时?”
 
柯莲笙就说了周五信用社已经逼得他下了决心,并和学校签了留职停薪协议的事,最后说:“我这回,算是破釜沉舟了!”
 
张辉朋忙说:“我这回来,正是来拉你下海的呢!”
 
“拉我下海?到哪儿?”柯莲笙心中暗喜,有朋友来拉,那就比跑到两眼一抹黑的远方去碰运气稳当多了啊!
 
张辉朋说:“我舅舅的食品厂扩大规模了,县城的老厂改做分厂,总厂搬到市里了,舅舅叫我到总厂当副厂长,我已经举荐了你去当办公室主任,这回你可别再有半点儿犹豫了哦!”
 
“那待遇呢?”这个不能不关心,柯莲笙问道。
 
“这个你就放心了,因为总厂是新厂,正在筹办中,具体还没定,但绝对远比你教书强!”
 
柯莲笙想,不能告诉张辉朋原来想去海州的打算,以免节外生枝,既然下海的路子找上了门,为啥不拣稳当的走呢?就说:“好,那我把家里安顿一下,把娃娃读书的事托付好,三四天后,我直接到市里新厂来找你!呃,那我就把铺盖卷儿也带上哦?”
 
“好,一言为定!”
 
柯莲笙送走了张辉朋,虽然感到前路盲然,但还是高高兴兴地准备着下海到私企任职的事儿……

微信搜索:辉坛文学,每晚八点,有声原创,不见不散!扫描关注吧!

 





分享到:
请点击分享,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,让更多人阅读!


此文甚好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标签(Tag) : 原创小说

  






分隔线


发布者资料
沙金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辉坛五级 辉坛积分:1890 分 辉坛金币:2322 枚 注册时间:2017-07-05 10:07 最后登录:2017-11-10 13:11